导读:江南行之前,赶去买了个密码箱。在老板不怨其烦地教会我如何开启箱子以及如何设置密码以后,就乐颠颠的把箱子拖回了家。我把所有需要带的东西都塞进箱子。衣服,相机,鞋子,药物……,一样一样地装进去,快乐的心情

上锁的人生 江南行之前,赶去买了个密码箱。在老板不怨其烦地教会我如何开启箱子以及如何设置密码以后,就乐颠颠的把箱子拖回了家。
我把所有需要带的东西都塞进箱子。衣服,相机,鞋子,药物……,一样一样地装进去,快乐的心情跳跃的欢快也一并装了进去,还没忘记捎了一把明媚的阳光。儿子也跟着凑热闹,这里摸摸那里挠挠的,“妈妈,这箱子上锁了别人就开不了了,是吗?”“那当然了,只有妈妈能开了。”好不容易收拾完了,拉上拉链,上了锁。
出门的那天,当我准备关上门的一瞬间,忽然想起,忘记带电吹风了。赶忙找出来,准备放进密码箱。我设置的密码就是三个1,记住密码开箱,是反掌的易事。我把数字调到三个1,用手一按,拉链没动静,以为力气没够,再使劲一按,拉链还是静若泰山。夷,心里稍有了一丝慌张,是不是密码记错了?没有啊,我就是为了清楚记忆,特定设置了“111”的密码。确定密码没错,我第三次用了吃奶的力气去按那个开关,那时,心里想的就是“芝麻,开门吧。”好像是电影《阿里巴巴》里面的一句台词。拉链仍旧顽固地镶在扣子里面,像老孙头上的金刚箍纹丝不动。
真想把它给砸了!坐了三分钟,没别的方法了,只能按照三个数字的排列组合来一一开启了,最槽糕打算就是要开一千次,就当是锻炼耐性吧,我安慰着自己。001、002、003……556,556!开到这个,“啪”的一声,拉链弹开了。一定是儿子在玩锁的时候无意中改变了我的密码,但是,他怎么可能改得了呢?我也没时间想了,打开箱子装进电吹风,然后小心翼翼地修改密码,再锁上。
有俗话说,吃一堑长一智。可我怎么就没长智?许多时候,我都自信自己算个聪明人,可是,自打买了这个箱子,我不得不怀疑我从前的聪明都是一种假象,虽说不上笨蛋,起码不是太聪明的。在游玩了南京,我晚上十点多回到酒店准备开箱找衣服洗澡的时候,发现我的可爱的箱子又失灵了。不知道又是哪个环节出了错,但是,我知道,修改密码一定没原来的那般复杂,要不然,我和我儿子都不至于有特异功能能在无意识状态下修改了密码。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只有耐着性子,再开001、002……一直下去。这次很糟糕,开到了“885”,用去了我35分49秒!
在整个旅游过程,整整十天里,我不得不小心翼翼地伺候我的密码箱,生怕哪天它突然又失灵了。心里充满了懊悔!如果让我重新选择一个箱子,那么,我会选择一个不上锁的箱子,随时可以打开,装进一件衣服,拿出一双鞋子,都不需要小心翼翼地上锁,也不必害怕忘记密码。
人的一生,需要记住的密码太多了。上QQ要密码;存钱要密码;买股票,要密码……有时候我想,人的记忆力的衰退一定与这些数字有关。因为数字让记忆单一性,繁琐性了。越怕忘记的,却往往越是记不起来。而且还不像我的箱子,虽然忘记密码,只要我花点时间,就能把它开了。有许多设了防的设了密码的,一旦忘记了,就无法开启,给人添了许多烦恼。为了保险为了安全,还不仅仅是设密码而已。有些没密码的,比如上了锁的要钥匙;写了字的,有字迹辨别;录了指纹的,要指纹辨认……有些甚至应用了高尖端的科技,比如用DNA来确认。每个人好像都必须这样才足以让自己能安然于工作安然于睡眠。
有些人甚至把上锁的范围无限地扩大,把笑容锁上,别轻易示人;把真诚锁上,让别人去揣测;把心灵锁上,别让人靠近……只要能让人把一个虚伪的表象看成真相,把一种虚假的论调当成真理,就是一个成功的智者。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是离群索居,是种大智慧的培植所需;融入市井,亲近人们的,是大隐隐于市。但无论哪种,都是害怕你靠近了,太近了你会知道了他们的秘密,知道了他们脆弱的一角。更加害怕你走进他们的心灵里去,这样他们会裸露于你的面前,无处遁形。人之初,性本善。善根让一把锁给锁住了,虚伪就一路肆无惧惮的,上演在社会的各个舞台。
不管设密码的,带保险锁的,还是别的能对事务进行辨认的手段的广泛应用,无非都是为了防偷。当防的技术日趋先进,可偷的也逐渐高明。古时候的偷,都有飞墙走壁的本领。如今的偷,只要有颗足够大的胆子就可以。如果要做个出色的偷,那么掌握点技术就更好。看过这么一则新闻,有个小偷,就凭借身上带的一根铁丝,在五分钟之内可以偷你的单车摩托车甚至是汽车,还可以撬门入室如入自己房间般自如。要说聪明,他才是最聪明的人。在新闻报导里面这么一亮相,我想,他至少是一部分人的偶像了。还有一些网络上偷儿,千里之外玩弄你的电脑于手指间,高超的电脑技术让你大跌眼镜,这些,人们都知道是明晃晃的偷,而有些,暗里还是偷,而明里却是你心甘情愿地给。这种比偷更胜一筹,不说明抢吧可也算是暗夺。这是目前中国社会的一种时尚。
偷的盛行,究其原因,无非是人性的淡漠。听老人说起过,中国在四五十年代时候,晚上是可以开着门睡觉。不必害怕小偷,压根就没小偷。如果谁给确认了是小偷,那么他将会受到众人严厉的惩罚。那种怒目相对,厉言相讨,拳脚相交的阵势没谁敢去惹的。而现在,人都是聪明人的多,不涉及自己利益的,就都成了哑巴瞎子。偷儿是成成然地拿,而非偷,都成了鲁迅笔下阿Q一般的读书人了。
无论防的还是偷的,目的无非都是满足自己的一己之私欲。私欲强了,则防的严密,怕自己的东西给人拿了,偷的则要高明,把别人的东西弄过来变成自己的。大概这世界上,目前就这两种人为多,防的和偷的,不停地改良技术进行不屈不挠的斗争。
如果,每个人都给自己少上一把锁,或是上锁了的要记住开锁,那么,这世界将会真诚许多明朗许多的。

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图片、文字)均由用户自行上传分享,若涉及到侵权,请联系zhuayu123@hot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