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相传,仙界之佳境,莫若花都,花都之佳人,莫若花仙,花仙之丽者,莫若花神之女白玫。白玫之美百媚千娇,玉肌香体,倾仙界。天帝曾赞:“白玫若现,仙界逊也,弥留一刻,仙界十载闻余香也。”蟠桃会归来,火神之子,

玫瑰清风缘 相传,仙界之佳境,莫若花都,花都之佳人,莫若花仙,花仙之丽者,莫若花神之女白玫。白玫之美百媚千娇,玉肌香体,倾仙界。天帝曾赞:“白玫若现,仙界逊也,弥留一刻,仙界十载闻余香也。”
蟠桃会归来,火神之子,对白玫一见倾心,不堪相思入骨,欲与白玫求爱。白玫拒之。遂痛苦万分,日夜买醉,一时的冲动终铸成大错。一日,趁百花赴会,独留白玫,便私闯花都,欲强行占有白玫,不料法力不敌,被白玫反击之,尽失五百多年修为。天帝震怒,将二人双双贬下凡间,受一世磨难。


百年后,洛阳,白云山古木参天,灌木丛生,百花遍地。一株怒放的玫瑰花洁白淡雅,花瓣上覆着茸毛,含着晶莹的露珠,散发着阵阵诱人清香。这正是被天帝贬下凡间的白玫。被贬时仙体与记忆都被天帝封印,然毕竟是仙子,贬成凡物的白玫还是异于一般的花草。萌芽之日便有意识,日复一日,成长;年复一年,花开花落。她不知道自己已经在这白云山中开了几次花,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像其他花草那样要逐步走向丰盈,又不断历经萧瑟。她只知道能偶尔听见鸟儿的歌唱,见到蝶儿在她的花间飞舞,这便是她最开心的一日。寂寞,在她的生活中占了一大半的一大半。此时她正沐着四月的暖阳,懒洋洋地吸取着天地的精华,寂寞使得她时刻盼着这周边的小动物们都能聚集到她的树丛旁。
青山湖中,一叶轻舟,随清风徐来,水波荡漾,与天光白云共长一色。一青衣少年,衣袂飘飘,信步下了轻舟,立于这恍若仙境的天地间喃喃道:“白雾缭绕,千峰竟秀,如此佳境,定出不俗之物。”
山中寂静空灵,一语,将懒洋洋的白玫惊了个全醒,她已经不记得是何年何月以前见到过人了,貌似这儿来过几个猎人和打柴的,总之无一人正眼瞧过她,只因哪些人来时都不是时候,不是她的花开谢了,便是她还未来得及开放,一长于草丛中的植物着实吸引不了人。
如今,不早不晚,恰是她花开得正艳时,或许这便是缘。
兴奋、喜悦让白玫把她最美的花枝舒展得更直,花香更是加倍的弥漫开来。
微风携着一股独特诱人的芬芳拂过山间的草木,拂过少年那悬胆似的鼻梁。
奇迹发生了,白玫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的蝴蝶,黄的、白的、黑的、花色斑斓的…一只一只一群一群地朝着她的方向飞舞过来,啊,不对,不仅仅是蝴蝶,跟在那一大群蝴蝶后面的还有一个人。
那人一步一步朝着她的方向走来,近了些,又近了些,原来是位公子,青衣锦袍,身长凛凛。更近了,更近了,翩翩少年剑眉星目,温润如春风,墨玉长发用一青色丝带束起来,一半披散,一半束缚,风流倜傥,既年轻又比琉璃玉还美。
白玫觉得自己要醉了,原来在自己最美的时刻遇上最美的人,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
“世间竟有如此清丽脱俗的花,芬芳香飘十里,美哉!妙哉!”少年习惯性的握住花茎,细细端详。
“呵呵呵,他长得真好看,连皱眉都是那么的可爱。”白玫细细打量着少年,此刻的她多么希望时间就此停止,时光完美得不像话。
少年不停地从各个角度仔细地观察她,似乎要将她每个姿态都刻到脑海中。
他凑近白玫,凑得那么的近,那么的近,浓密的睫毛整整齐齐地排列着,在白玫的花瓣旁刷啊刷,樱花状的薄唇微微向上翘着,就只差那么一点就要碰到她了。可惜白玫没有心脏,否则她都不能确定自己会不会因心的剧烈跳动而亡,她极力控制着自己,不让自己的花枝乱颤。此时此刻,少年的双眸装的全是白玫的丽影,那汪深潭仿佛要将白玫沉下去,沉下去…
微风轻轻吹来,暂时缓解着白玫身体的燥热,一种莫名的情绪悠然而生,她第一次萌发了要化身为人的冲动。而后淡淡的忧伤一点一点从根部,弥漫到花枝,不似从前的寂寞,不似蜂蝶飞远的苦涩,那是什么?白玫无从得知。


美好的时刻总是那么短暂,当天上的太阳就要投入大山的怀抱时,少年越走越远,最后消失在天边的晚霞中。
白玫第一次觉得晚霞是那么的刺眼,时间是那么的匆匆。她静静的立在那儿,忘了该如何随风摇摆,忘了还有蝶儿未曾离开,她的脑海中就只剩下了那少年转身的那一刻,以及他那渐行渐远的身影。
也不知过了多久,周遭已是一片漆黑,只有天上那轮残月发着微弱的光。偶尔几声虫鸣哭诉着夜的孤寂。无数的日日夜夜她都是这样度过,为何今晚的夜却让她觉得如此心痛。
“明日,你是否还会记得我。”白玫在心里默默地想着。
次日,风起,雨飞,不见少年回,白玫,等到心碎。
绵绵细雨,悠悠地下,惆怅断肠,似是为白玫而下,滴滴敲打她的身姿,雨中的白玫更凄美动人。
雨一连下了好几天,也就这几天让白玫明白了,自己只是走进少年的眼中,而少年却走进了她的心中,正如自己只是刺痛了少年的指腹,而少年却将她痛彻心扉。


几日后,雨过天晴,被雨水洗过的天空是那么那么的蓝,空气是那么那么的清新。
正当白玫思考着要如何忘却悲伤时,少年却毫无预兆地再次出现在她的面前。
缘分,在不经意间,安暖了初遇,再次重逢,醉美了流年。
白玫怎么也没想到,少年的再次出现是为了带她离开。只见他双手握着铁锄,小心翼翼地将她的根从白云山的怀抱中剥离出来,在用油纸将她的根包好。就这样她在少年温暖的怀抱中离开了这生她养她的白云山。
一路上,白玫为日后能时常见到少年而兴奋,却又为未来的不确定而迷茫。她见到了好多的人,却没有一个有少年那么俊朗温柔,也见到了好多她从没见到过的东西,原来世界是那么的大。
白玫被少年带到了清锦轩园中,那是少年的家,虽不算很富裕,却是极美的。园中种了许多的花草,四月正是百花吐艳的时候,桃花朵朵开,迎春花挨挨挤挤的开满枝头,最惹人注意的还是花坛中那满坛的牡丹,颜色各异,红的似火,黄的似金,粉的似霞,一朵有一朵的姿态。可见少年是很爱牡丹的。白玫就被少年移植到那满坛的牡丹中,白玫在五颜六色的牡丹衬托下,更显典雅、高贵、圣洁,那长满尖刺的花茎更是突显出她的刚强、桀骜不驯。
原来少年是一位画师,是洛阳城中画圣的一名弟子,少年很小就跟着画圣学

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图片、文字)均由用户自行上传分享,若涉及到侵权,请联系zhuayu123@hot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