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剧本 > 原创剧本 > 文章内容


导读:故事梗概:姜老太风烛残年,得知自已的大儿先她而去,痛不欲生,不久就谢世而去。户族长辈明更主办姜老太的丧事。他把费用均摊给姜老太的三个儿子。老大虽说过世,可他的女儿姜艳深明大理,义不容辞的承担了均摊的三

故事梗概:
姜老太风烛残年,得知自已的大儿先她而去,痛不欲生,不久就谢世而去。
户族长辈明更主办姜老太的丧事。他把费用均摊给姜老太的三个儿子。
老大虽说过世,可他的女儿姜艳深明大理,义不容辞的承担了均摊的三千元.
老三家穷,让儿子姜海承担。姜海媳妇却不是省油的灯。她用封建传统道德强词夺理,终想不通。于是,服毒哭丧,险些丧身在姜老太的灵前。经抢救脱险,方翻然悔悟。

人物表:
姜艳:35岁,姜老太的孙女,大儿子的女儿,城镇职工。
姜海:30多岁,姜老太的孙儿,三儿子的儿子。农民工。
姜海媳妇:28岁,农村青年媳妇。
二儿:60多岁,农村退休教师。
姜老太:85岁,农村老妪。
明更:70多岁,姜家门中长辈。
群众若干人

第一场、日内二儿子家厦房
(姜老太的85岁寿辰,儿孙满堂,热热闹闹)

姜老太(问身边的姜海媳妇):你大伯咋还没来?
姜海媳妇(急忙瞅了瞅姜艳,姜艳忙给她挤眼。她灵机一动,靠近姜老太耳朵):婆呀,我大伯有事哩,今儿来不成哩!(她又指着姜艳说)你看,我艳姐她们都来了。
(姜艳禁不住哽哽咽咽了
姜老太:艳呀,我娃咋哩?过耒叫婆看。
(姜艳哇地一声哭了,急忙退下。姜老太猛乍瞅见姜艳臂上戴的孝圈儿)
姜老太:姜艳咋戴着孝,啊,这是给谁戴孝?

笫二场、日内姜老太的卧房
(姜老太躺在炕上,儿孙们围在周围,姜海媳妇在身边服侍着)
姜老太(对姜海媳妇说):你大伯去世,这么大的事,你二伯和你爸都哄着我,哎……?
姜海媳妇:婆,人家哄你是为你心里不招祸的,你看你,这一下子就接受不了么……?
姜老太:艳呀,艳,你到婆跟前耒!(姜艳近前)婆问你,你爸咋死的?
姜艳(泣不成声):婆,你…….你……你再甭问……我爸……我爸得的是胃……胃……胃癌…….吃不进去,硬是犒……犒死、痛死的……
姜老太(乎地坐起来,喊道):爷呀,咋不叫我得癌症哩?咋不叫我早早死哩!我死后还等我大儿给我顶纸盆哩……啊……啊,这下,我大儿死了,谁该给我顶纸盆呀?我想起我大儿可怜的,他没儿,死了连个顶纸盆的都没有…….(姜艳浪声哭了,陷入回忆)

笫三场、日外县诚郊外
(姜艳回忆)
一支奔丧队伍在吹吹打打的鼓乐声中前行。
姜艳顶着纸盆,后边跟着几位穿孝服的孝子,哭着。
三三两两的观看的人在议论着:
甲:老姜没儿,让女顶纸盆,我还是头回见。
乙:改革哩么,啥奇怪的,咋样都成,我看这好,这好!
丙:嗨,我看是人家姜艳那娃好,善解人意,一般女娃办不到哩!

第四场、日内姜老太卧房
(姜老太仍然在无比冲动中,她不断地喝三吆四)
姜老太(对身边的姜海媳妇说):去,叫你二伯来。(二儿近前,姜老太对他说):妈给你叮咛,按乡俗,长子长孙给我顶纸盆,现在,你大哥先走了,他也没个儿子,妈死后顶纸盆就轮你或者你儿子了……
姜海媳妇(忙插话说):哎呀,婆,看你说下那啥话嘛?你好好活着,甭操那闲心。顶纸盆得家产哩,争着给你顶哩……用得着操心嘛……反正,轮不到我门上……
姜老太:你大伯都死了,我还活啥哩?你去,把你明更爷给我叫耒!
二儿:妈,哎呀,我明更叔都七十几的人了,绊绊瘩瘩的,你叫人家做啥呀嘛?
姜老太:叫你去,你就去,妈有事,趁还有这口气,我要对他交待清楚,省得妈把这口气燕了,你们闹事!

第五场、日内姜老太卧房
(姜老太和明更在说话)
明更:老嫂子,再甭胡想了。老大走了,你心里招了点祸,没啥病么!
姜老太:我心里清楚,我叫你来,就是想给你叮咛,你看我,三个儿,咋都指望不上了?老大在我头里走了,他也没男娃;老三家穷,就指望老二了,可我这些年一直跟着人家老二,老二把心尽了。哎……我就熬煎我死了咋办呀?
明更:哎呀,你甭熬煎。你死期没哩,你死期没哩!
姜老太:反正我指望你给我料理。我死了以后,你是咱户族唯一的长辈了,你看着办。(姜老太猛然向后仰去,儿孙们忙呼叫着)

第六场、日内姜老太卧房
(姜老太枕着姜海媳妇的胳膊)
姜老太(有点吃力的叫着):明更,明更……
明更:老嫂子,我在你跟前哩,你说啥呀?
姜老太:你咒嫂子哩,你说我死期没哩,我咋一时……觉得,觉……不,不对哩?
明更:快给你妈叫医生!
姜老太:不叫医生了,我,我……我就……就走……走呀,我再……叮咛……叮咛……一件,一件……事,我的,我的,丧事,丧事,不敢太大,甭叫娃们作难……
(儿孙们争相呼唤着)

第七场、日内二儿子家厦房
(姜老太的灵柩前,姜海媳妇哭泣有声有色,似乎在倾吐着内心的无限委屈)
姜海媳妇:婆啊,哎,我的婆呀,你咋就这快的走了?你咋丢心的下呢?我那穷爸,活得不如人啊,婆你咋就没一句照看他的话呢……?
明更:哎呀,这娃,你一个劲哭啥哩!你婆八十五高寿了,还有啥丢心不下的?起耒起来!
姜海媳妇::婆呀,你那可怜的姜海孙子,还没挣下钱呢,拿啥给你办丧事呀?顶纸盆也轮不着他呀!孙子媳妇我-心孝顺你哩,你咋可就走了……啊,我好心亏呀……心亏呀!
明更:哎呀,对咧对咧,你是借你婆的灵堂,哭你的牺惶耒啦……
姜海媳妇(哭声立止):就是的,我牺徨的太哩!明更爷呀,我看你做事不太公道!
姜海:你在这儿胡吱哇啥哩!人家还没商量丧事咋办,你就知道不公?你真是个麻迷子!
姜海媳妇:我想先给他们打个招呼,还咋哩?

第八场、日内灵堂前
(明更和姜家儿孙们在一起商量着办丧事)
明更:老太太虽说叫丧事从简,但咱得大面子上过得去,不能丢户族的人嘛!
二儿:是呀,尤其是我妈这些年跟我过着,我要对得住我妈的幽灵。
姜海媳妇:我二伯说的是心里话,你也有工资,你就看着办。
姜海(拉了媳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