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散文 > 经典散文 > 文章内容


导读:因为家离单位很近,单位距离一个国家森林公园又不远,上班时间为9点。送过儿子到校后,这段宝贵的时间,成为我自由支配的休闲时间。所谓美名其曰环保健身,就此开始,多年了,除了刮风下雨,假日休息,没有特别的理

因为家离单位很近,单位距离一个国家森林公园又不远,上班时间为9点。送过儿子到校后,这段宝贵的时间,成为我自由支配的休闲时间。所谓美名其曰环保健身,就此开始,多年了,除了刮风下雨,假日休息,没有特别的理由,这项健身运动一直在坚持。一个人,走走路,爬爬山,听听风过叶落,鸟语虫叫。看看绿草青树婆娑,碧溪细流。细嗅花香,静闻弦乐。悠悠然,不闻时光语,只见岁月扬。
每每有朋友问起,为什么总是一个人?为什么不找几个同伴一起?我总是说,习惯了。一大堆人在一起只是热闹,更是孤独。无话可谈,不如一人!
前几日登上我的目的地半山腰的叠翠亭中,和往常一样坐在亭中的石凳上休息。正低头刷微博,想上传几张刚拍的照片,卖弄一下自己停不下来的爬山运动。一个白净的女孩子走到我旁边,“嗨!你好,又见到你了。这么多年,好象见到你一直都在这里。”
我对她报以一笑,说:“是的。家就在附近。坚持好多年了。你也一直在这里?对不起,我没注意到你。”
女孩子笑笑,“遇到你时总是一个人!在亭中休息一会儿,就下山了。我是断断续续的,但差不多总能遇到你。”
很善谈的女孩子。她坐在我的身边。我拿出准备的几个橘子,放在石凳上,给了她一个。她嘴里含了一瓣橘子,坐在那里发了一下呆,好久才说:“可惜我要回老家了,不知还能不能再来?!”
我静默了,不知再说什么。果然,女孩子还是忍不住给我说了她的故事。
女孩子叫宋阳,今年刚25岁。来杭州六年了,在山下不远的一座商务楼中上班,一个公司办事处的职员。所谓办事处就是一个品牌代理商在此处租的办公室。除了合伙人两个老板,还有一个和她同龄的女孩子。两个老板很少在此地办公,偶而来一下,也只是看看她们,带她们逛逛商场,买给她们喜爱的东西,带她们吃吃美食,出入高档娱乐场所。
我听她淡淡的口气,就如讲别人的故事。不禁抬眼细细打量她。柔软的短发,散发着如红酒一般光润泽韵。白里透红的脸上,眼睛细长明亮,却透着成熟深邃。衣着看着虽然很随意休闲,但绝对都是世界品牌才有的质感。
我可能是下意识地皱了一下眉头吧,还是被她看了出来。“我知道你不会理解的。我同事和我一样,也是我们老板的一个情人。我们心照不宣。老板们来了,就是我们最兴奋的时候。我们可以向他们索要自己最想要的东西。当然现金他们不会多给的,除非你张口给他们要。反正不要白不要,你不要,他们也会给别人花。我们不在乎别的,只想在陪他们的日子里,能多得到些物质上的补助。也不指望他们能为我们买车买房,他们做生意的,精明的要命,不会为我们花大笔钱的。”
我听着不亚于雷震当亭,只顾发冷,却不知说什么。宋阳明显感到我的震惊,但也没停顿,一味地说了下去。
“你不知道。我是北方一个省偏僻农村出来的。中专毕业后,也找了几个工作,但工资太低了,除了房租几乎没有剩余。更别说想给家里人一点钱了。后来遇到现在的老板,他对我很好。我也是太爱慕虚荣了,总想和身边的女孩子一样吃穿玩。可我知道她们也大多都是被别人包养了,才吃穿如此光鲜,玩遍名胜古迹。我不是不想靠自己奋斗,可真的好难!当老板向我表明了心意后,我没有拒绝。如此,不仅帮助让家里经济条件好了很多,我自己也得到很多别人没有的。后来因为被老板的老婆发现了,在本地不能呆下去了。老板就和另一个合伙人,一起在这里设置了办事处,我们两个在这里,条件比原来更好。但因为年龄大了,心里更空。老板来这里也少了很多,我知道他们又有了新欢。家里人了也一直在催着带男朋友回家,我们去哪儿找男朋友呀!只能回家相亲。我也想开了,这几年青春也没有白费,该吃该玩的也都吃玩过了,回家找个老实一点的男孩子结婚,想出来打工再出来!”
不知为什么,听着宋阳滔滔不绝的诉说,心从震憾下落,不由得心慌心疼,又不敢不好意思发出惊叹,只能一次又一次地深呼吸,以免自己窒息。我不知道是不是我太老土了,女孩子这样,却是一副理所当然,司空见惯,好象是再平常不过的样子。
我一口气喝下去半瓶水,费力地站了起来,却有些恍惚。
宋阳看我这样,禁不住大笑了起来。已很强烈的阳光照在她的脸上,分明有满脸的泪水。我却也不自觉地泪流满面,却不知是为何?
我和宋阳一起结伴下山的。途中,她说:“你一定知道我办公的地点,离你不远。本来想给你留个手机号的,想想就算了,不知我什么时候回去。回去也不一定再来。有缘,我们一定还会在这里相见的。”
倒是我有点懵懂,不知怎么和她告别的。只是感觉我整个世界好象颠覆了,直感到自己好象脱离了这个社会,不能够再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