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散文 > 唯美散文 > 文章内容


导读:一直以为,只要有爱,行走就有力量。于是,我所有的奔赴,只为天涯寻你。沿途采撷的回忆给了脚步向上的牵引,我像鸟儿一样不知停竭地飞翔。一直以为,唯有不停地飞,才能离你靠得更近。揣着满心的念想,从某个春日出

一直以为,只要有爱,行走就有力量。于是,我所有的奔赴,只为天涯寻你。
沿途采撷的回忆给了脚步向上的牵引,我像鸟儿一样不知停竭地飞翔。一直以为,唯有不停地飞,才能离你靠得更近。揣着满心的念想,从某个春日出发,历经夏的火热,秋的温润,步入冬的怀里,以雪的晶莹剔透怀想来年定会在某个路口,与你相遇。
四季轮回,流年往复。一直以为,为了爱,甘愿承受一切,只要,你懂;只要,在来年的某个晨昏,抵达你静寂的等候。
想你,成不能自抑的习惯,随着每一丝气息在眉际、在眼角、在唇边微笑。一些甜蜜的词语,被纤细的指尖拈起,镶嵌成日子美丽的脚印,落地成行,串起成诗。以为,所有的缄默,是彼此懂得的灵犀。所有的一切,因你皆成风景,包括那些欢喜的、甜蜜的忧伤、疼痛与秘密,在一遍又一遍细数的回味中,像水底的沙石被打磨得圆润剔透,在记忆的河床折射出明眸般的光亮。风起,吹不散轻盈的问候在花滕上舞蹈,雨落,流不走温润的呢喃在耳边停留,烟柔,掩不住指尖飞扬的神采在鹅黄的光圈里流淌。细密的回忆填满了爱的行囊,一个地名、一座城市,在滚动的车轮里,成为所有幸福的见证。
许是受了文字的蛊惑,于是放纵地遐想来世间走一遭,总得有一次机会让自己在某个特定的时段里,遇见某个人,然后疯狂的爱过一回才不白活。不是所有的美好都是甜蜜,总有以疼痛的方式去领味,比如,爱情。那一瞬惊艳的相遇,因为真切,因为美好,让人一头栽下,甘愿沉沦。为爱行走,不知不觉,便成了卑微的奴隶,总想着要把整颗的心掏出,捧给你看。日子久了,那些断肠情伤的表达,会在反复纠结、反复拯救、反复疗伤的迭起中,渐渐平复为一种悠长的隐痛。藏得久了,不说,是心底的结,说出口却成了心头的伤。
无法找到一种妥贴的表达、一处地方,把爱盛起、安放。被这样的文字打败,爱你,却不能在人潮汹涌的街头拥抱你,一如爱你,却不能告诉你,顿觉悲凉无比,行走的脚板便立马有了一道又一道踏荆碾棘的痕迹。
来年,可否真的让我以美丽的时刻,真的遇见你。走了多年,可否真的让我为你绽放出他人不能觉查的别样春意。我立在窗边,捕捉窗外桂香丝丝的情意,静寂不语。满地的湿润夹着一阵断续的风,迅疾间便吹凉了整个天宇,吹变了九月的脸庞,让那些不经意的忧伤挣脱隐忍的怀抱,不时地探出头来,在心际间蜿蜒成行。很多时候,身边挤满了尘世的热闹,我要的幸福却在热闹之余显得更加孤寂。你不得不信,仰望,真的是远不如眼前的相扶来得温暖。
流放是最好的追逐。在触手可及的地方,贴着你的文字,贴着你的好,贴着你所有的给予,着一袭黑裙裹身,踏一段天路,把彻骨的悲凉埋藏。
习惯了这样不着边际地敲打,泪被风干之后,听见尘世的天堂带着指尖的温度,在文字的怀里独自清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