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小说 > 短篇小说 > 文章内容


导读:居城中心二十多外有一个小村庄,四周绿树环绕,民风淳朴。曹国栋和妈妈,妻子,儿子生活在这里。他每天早上家里出来,开着一辆机动三轮车到城里的小商品城市场帮那些外地的批发商把货物拉倒汽车站。一般情况下,他中

居城中心二十多外有一个小村庄,四周绿树环绕,民风淳朴。曹国栋和妈妈,妻子,儿子生活在这里。他每天早上家里出来,开着一辆机动三轮车到城里的小商品城市场帮那些外地的批发商把货物拉倒汽车站。一般情况下,他中午不回家吃饭,逮空在城里随便吃点,一直忙到傍晚回家吃晚饭。
今天的天气虽然很燥热,但没下雨。他的衣服湿了干,干了又湿的几个来回,他挣到了一百多元钱。他很高兴,兴冲冲地往家赶,心里想着,如果每天都能这样,他家的楼房明年开春就能动工了。别人家都盖起了二层小洋楼,他们家还是几十年前的旧房子,他憋着劲干,就是为了他心目中的那幢高大又洋气的楼房。
那种兴奋又激动的心情伴着他一路,很快他来到了自家的门口,他想高兴地喊一声:“我回来了。”就在他推开家门的一瞬间,妈妈的的声音震荡在耳边:“你妈是妈,我这婆婆就不是妈了吗?不管咋的,我可是养了儿子几十年呢!”妈妈的声音穿越门窗,穿过院子,飞出村庄,响彻在夜空,清脆而嘹亮。曹国栋站在了门外,没进家门。
“你养了儿子,让你儿子买去,管我什么事?!你别找我!”这是妻子一点也不示弱的抵抗,这种对抗火药味很浓,声音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你这样想太好了,这个家也没你什么事,你给我滚出去!”妈妈立刻火冒三丈,斗鸡一样竖起了血红的冠子,抖起了羽毛。曹国栋仿佛看见了妈妈那赤红的脸庞和瞪圆了的眼睛。
“我是你儿子娶进家门的,和他是领了证的合法夫妻,这里就是我的家,你说让我走,我就走吗?你算老几?”妻子理智气壮,底气十足,因为她知道曹国栋爱她和儿子,他不会跟她离婚,他不会让儿子没了爸爸或妈妈。
妈妈没有立刻回应妻子的挑衅,她很明白现状,无言以对了。
“嘭!”“啪!”两声一前一后地响起,肯定有东西被两只手一前一后地摔在了地上,和地面撞击发出了很大的回音,震耳欲聋,让曹国栋浑身打颤,心跳加速!
曹国栋的兴奋和梦想被她们的战争掀出来的焦躁冲刷得一干二净。空气立刻燥热起来,他出了一身汗,呼吸急促起来,血向上涌,头皮发涨。这是他最近一段时间,听到她们婆媳二人的吵架声就有的表现。他捂住了耳朵,想隔断这种冲击,留一点清净给自己,但是那些让人不安的叫嚣声仍然争先恐后地钻进他的耳朵里。
婆媳二人斗兴正浓,谁也没听到她们家的男人,她们家的顶梁柱回来了。是啊,即使知道他回来了,她们就会偃旗息鼓吗?她们就会相互宽容一下吗?她们就会有其中一个人主动示弱,退出战争吗?实际上,她们又把他卷入了战争,非要让他分出个你对我错。可是,他哪里知道谁对谁错呢?他又能说出谁对谁错呢?如果他表现出一点偏袒对方的意思,另一方就会寻死觅活,另一场鸡犬不宁的闹剧又会上演。
婆媳俩的声音越来越高,一时半会没有停息的意思。一会儿,假装来劝架,实际上来看热闹的邻居就会不断涌入家门了。
他把三轮车推进家,把摩托车从西屋推出来,又走出了家门。
他行驶在乡间的窄小的柏油路上,天已经逐渐黑下来了。偶尔能碰到一两个像他一样早出晚归在城里讨生活的人。他的速度很快,可以算是风驰电骋,风呼呼地在耳边响起,吵闹声被带到了九霄云外。

北内环和长江路的交叉路口的周围,是个静谧的地方。东边有个豪华别墅区,离路口有一里多地,西边不远处有簇灌木丛,是以前绿化留下来,别的地方都铲了或换成别的了,这里不知为什么留下了这么一簇,越长越大,越长越密,成了曹国栋屏障了。路灯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根本看不见管不下他的脸。偶尔驶过一辆汽车,在车灯的映照下,路灯才能看见他的粗短身材和一张不平静的圆胖脸,它很奇怪:“这家伙今天怎么又来了?”
夏天难得有风,今天却有,是热风。曹国栋一边抹着脸上的汗水,一边瞪着不大眼睛,这时他的眼睛专注而有神。
一位骑着一辆小巧精致的电动车的女人从西边飘过来,然后从他身边划过去,那个女人手上的戒指在黑暗中灼灼生辉。
曹国栋心动了,家里的两个女人的这次战争的根源只不过是一枚银戒指。媳妇给丈母娘买了一枚银戒指做生日礼物。妈妈曾经就有买一个戒指的打算,邻居三婶一年前就买了,妈妈很是羡慕。这次妻子买了戒指被妈妈看到了,她以为是买给她的,很高兴。不料事实出乎她的意料,于是她生气了。如果……
曹国栋在心动的一刹那,就付出了行动。他的血热的,大脑是空白的,而念头只有一个!他冲上去撞到了那个女人,把她拉下车来,然后捉住了她的手指,想撸下戒指。可是戒指有点紧,他怎么弄都弄不下来。电动车女人开始反抗,抡起另一只手里的皮包向曹国栋甩去,他木木的脑袋被疼痛惊醒了一点,他的动作稍微慢了一下,但马上又紧着忙活起来,已经做了,一不做,二不休。女人的手指已经破了皮,好像还听到了关节的响声。要命的是,那女人还在挣扎。曹国栋急了,时间久了容易坏事,怎么遇到了一个要钱不要命的娘们!他顺手从身上抽出一把自己平时防身用的水果刀向那女人刺去。随着女人的一声大叫,她停止了挣扎,曹国栋才能轻松地摘下了戒指。他把戒指上的血迹抹掉,随手放进上衣兜里,开起摩托车向西北方向窜去,并把水果刀扔进了路边的水沟里。
电动车女人叫张雅婷,她忍住痛拨打了110,渐渐地,她身边聚拢来几个人。他们听到了呼救声,看到了那个抢劫犯开车走了。有人看到了蹲在地上的女人腹部在流血,拨打了120。
大约十分钟时间,110的警车就赶过来,车上下来三个警察,一个头头模样的人认真询问了张雅婷被抢的经过;另外的两个警察帮她把伤口简单地处理了一下,等着120救护车的到来。头头又询问了围观的群众,有人说只看见抢劫犯向西北方向跑了,别的也不太清楚。
曹国栋逃离现场后,吁出一口气,他的确是向西北跑的,不过并没有跑太远。在城外环和黄河路的交叉口附近,他向里拐进了一个胡同。这里有一家家常菜馆,以前和朋友一起来过,味道地道还实惠。抢劫伤人后,他没有太多的害怕,反而是由妈妈和媳妇的争吵烧起来的心火,被这一系列的疯狂举动排泄出去之后,心平稳下来,因为消耗了太多的心力,他感到又渴又饿。他要了一个京酱肉丝和一个油焖蔡,还要了两瓶啤酒,吃喝起来,他吃得很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