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小说 > 短篇小说 > 文章内容


导读:1夏雨轩,刚满22岁,一个长得不算漂亮的女孩,大学毕业后,就期待着自己能够像三毛那样,不为生活所羁绊,到世界各地流浪。可是,流浪,并不那么地简单。选择了,就代表着要离开自己早已熟悉的人和事,到一个陌生

1
夏雨轩,刚满22岁,一个长得不算漂亮的女孩,大学毕业后,就期待着自己能够像三毛那样,不为生活所羁绊,到世界各地流浪。可是,流浪,并不那么地简单。选择了,就代表着要离开自己早已熟悉的人和事,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寻找自己的故事。最后,她还是不顾家人的反对,固执拖着一个行李箱,独自到了一个陌生的城市。
第一站,她想去凤凰古城。
大学老师曾经提起凤凰那里有句“我在那里等了你一千年”的经典。就是这句话,她就决定毕业要去凤凰,看看凤凰古老的沧桑。雨轩,没多少钱,只能坐火车到吉首,再坐汽车到凤凰。
出发那天刚好元旦,第一次离开家人,去那么远的地方,内心有点害怕。从广州出发的火车,呼隆呼隆,十六多个小时才到达了吉首。雨宣下车,有点晕车。她拖着疲惫的身躯,又挤进茫茫的人流中。
好不容易,到了凤凰,天蒙蒙亮,凤凰也呈现眼前。雨轩深深呼了口气,看着这梦中的凤凰,心里好感慨。她感慨时间的匆匆,这古城经历了多少朝代风雨,多少繁华灯火,如今依然伫立在群山中,但已显得有些苍老。
雨轩找了间宾馆住了下来,这宾馆设计成明清的风格,住进去,似乎感觉到时间回到了过去。晚上,凤凰灯火通明,周边都挂了很多灯笼,可惜,人气少,更显得荒凉。雨轩背起背包,走在石板路上,感觉很踏实。她倚在木栏杆上,拿出相机,一边走,一边按下快门,留下一幅幅凤凰的夜景。雨轩回到宾馆,已经是晚上9点多了,早早回到宾馆并不是因为累,而是宾馆老板娘的提醒,这时间来凤凰的人不多,一个女孩出去比较危险,所以雨轩就早点回宾馆,安全重要。
第二天,雨轩睡到太阳晒屁股才起来。洗漱完毕,找了个能够看到沱江河的地方坐下,冲了杯热腾腾的咖啡,啃起面包。今天,雨轩的目的是逛逛沱江两旁的小商铺。这些商铺都是建在木结构的吊脚楼里,散发着浓浓的古城气息。商铺卖的东西各种各样,有苗族的银饰、各种小玩意,还有很多民族小吃,应有尽有。雨轩看到这些,非常地开心。除了商铺,还有很多老太太在这些街道摆地摊。
走着走着,雨轩发现在一个老太太的摊档里摆满了各式的镜子,很精致,非常漂亮。雨轩不由地停下来,挑了个镜子,慢慢欣赏。镜子四周镶嵌着各色各样的宝石,纯手工打造,很别致,让雨轩爱不释手。
突然,身后传来一声“小偷,把相机拿出来”。雨轩本能地转过身,发现一个长得很阳光的男子,抓着一个长满胡须有点狼狈的中年男子,只见那中年男子战战兢兢地拿出相机。怎么那么熟悉?没等雨轩反应,那中年男子就溜得无影无踪。
那个男子把相机拿到女孩手中,说“你的!”
万分的惊讶,“啊!?”
原来那小偷趁雨轩俯下身看镜子的时候从她背包里偷的。雨轩连声说“谢谢你啊!”
那阳光男子说:“不客气,以后要小心点。你是一个人来凤凰吗?”
“是啊,一个人。”
她们聊了起来,各自介绍。她叫夏雨轩,来自广州,刚毕业,出来见见外面的世界。他叫谌飞,在北京某区当公务员,休假独自一人过来凤凰。谌飞腼腆、俊朗,看着他,很舒服,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说也没那么巧,谌飞和夏雨轩同住一个宾馆。
——“那么巧,都住同一个宾馆。”
——“你也喜欢出来逛?”
——“嗯,到处走走,如果你不介意,我们一起到处逛逛?”
雨轩当然愿意,经过刚才那幕,心还没平静下来。有个人陪着,也有人说说话。“好啊!”

2
第二日,天气明朗,他们走在宽不足5米的青石板路,一边聊着自己的梦想,一边逛这里的商铺。雨轩,很像小女孩,总是喜欢各种各样的小东西。试试项链,试试围巾,又试试帽子,戴戴民族的手链,活像小孩子,大大咧咧的。说话也是没脑子的,总把成语颠倒过来,这让谌飞感到很开心,他好久没这样轻松地逛街了,心情很舒服。
谌飞没告诉雨轩,他来凤凰是因为刚和自己的女友分开,所以才独自一人过来散散心。没想到,在凤凰这里,他开始被雨轩吸引住了。眼前的这个女孩,没有勾心斗角,没有无理取闹,也没有大小姐的娇生惯养,只有那纯净的、让人喜欢的笑容。这份心意在他内心深深埋藏着。而雨轩从来都没想过,自己的流浪,要收获爱情。她只是希望自己能够出去见见世界,让自己的心灵更加开阔。
谌飞陪着雨轩逛了一间又一间的商铺,很耐心陪着雨轩挑选各种小玩意。元旦这段时间,都比较冷,他们逛到累了,饿了,就到靠近饭店那头的小店吃热气腾腾的牛杂、萝卜、豆腐干。雨轩最喜欢吃的就是这里的豆腐干,谌飞就把自己碗里的都夹给了雨轩。这些天,天气开始下雨,夹着细细的冰,落到地上,形成一块块薄薄的冰。路上特别地滑,谌飞总是搀扶着雨轩,手紧紧地,生怕雨轩摔倒。这让雨轩很感动,这个男人,是多么地细心。
傍晚的时候,他们都喜欢坐在江边,沉思人生。幸福,也莫过于此,那么平淡,那么宁静,但很快乐。看着那历经沧桑的古城墙,雨轩潸然泪下,多少人和事也敌不过时间,最终还是消逝,唯有这城墙,依然在凛冽的寒风中等待着……
来凤凰第四天,雨停了,早上起来,整个凤凰都白茫茫一片,下雪了。那是很难见的雪。雨轩生长在南方,从没有见过雪,看到这样的景象,非常惊喜。书本上或电视剧里经常讲打雪仗,堆雪人,可雨轩从没见过。而谌飞来自北京,自小就打雪仗,堆雪人,那也是陪伴谌飞成长的记忆。于是谌飞从宾馆找来铲子,为雨轩堆起雪人来。由于雪下得不大,需要他们收集很多的雪,他们就在路边四周忙着把雪堆到一起,雨轩就在一旁,帮忙着。手被冰冷的雪冻成五颜六色,紫的、红的。他们两个人的手有时候会不小心碰到一起,这让他们心里暖暖的。忙了好久,他们终于堆好了。小雪人红红的鼻子,青青的嘴巴,多么可爱,那是谌飞和雨轩的心肝宝贝。他们一起拍了合照,多么甜蜜的一幕。
凤凰的冬天,很冷,对于雨轩来说,有点受不了了。晚餐,他们喜欢在望江酒楼吃饭。饭后,雨轩总喜欢待在酒楼,烤起火炉。
这时,谌飞总把手放在雨轩的手背上,开玩笑地说:“雨轩,你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