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小说 > 短篇小说 > 文章内容


导读:一我是去林伯伯那实习的时候,再一次见到你。去实习那天,自己早上醒来跌跌撞撞,凌澈过来摸着我的头说:“回去躺着,你在发烧。”我说我没事,然后自己去找了两粒退烧药,坚持去上班。我不喜欢食言的人,当然我也不



我是去林伯伯那实习的时候,再一次见到你。
去实习那天,自己早上醒来跌跌撞撞,凌澈过来摸着我的头说:“回去躺着,你在发烧。”我说我没事,然后自己去找了两粒退烧药,坚持去上班。我不喜欢食言的人,当然我也不喜欢食言。林伯伯昨天高兴地说,“我明天在公司等你。”凌澈知道我的性格,一贯让着我。但是健康这一块除外,这些年,哪怕是小病小痛,他都恨不得时时陪在身边。但是他拗不过我,以“要是不行,马上给我打电话”向我妥协。
去到公司的时候,林伯伯就像答应我的时候一样,假装不认识我。只是向下属介绍“这是我们公司新来的实习生。”从大家的眼神,我都猜到了他们的心思。哪有老总亲自领实习生进公司的?我只是鞠了一躬,说了一句:“我是凌雪,请大家多多关照。”很多东西真的很宿命,就在我再次抬头的一瞬间,我的眼神轻易穿透了所有人,或者说我只看到了一个人——宁越。

三年前的那个夏天,替哥哥去派出所盖章。后来的整个夏天,脑中挥之不去的是那个警察羞涩的笑容。那年的我第一次触碰些许爱情的片段。彼此欣赏,彼此地喜欢,我以为这会是我的未来。在夏天耐不住寂寞快要离开的时候,你说:“我有话想跟你说。”自己的心中像是开了一朵花,那一刻,我还在想幸福来得太突然。“你做我妹妹吧!”我愣了两秒钟,一直没反应过来他在说的是什么。“我会做你的好哥哥。”还在缓冲期的我,就看到了他离开的背影。

为什么你会在这里?哦,大一的时候你曾经告诉我,你换了工作,不再守着落寞的小城了。一上午的工作,虽然只是跑跑腿、打打杂,我还是有些体力不支。中午林伯伯叫我一起去吃饭,我说“老总和第一天来的实习生一起吃饭,同事会有想法的,林伯伯,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终于大家陆续地离开了办公室,我再也撑不住,趴在桌上。
朦胧中,电话响了。
“喂!”
“有没有吃饭?”
“………我忘了,不小心睡着了…”
“是不是很不舒服?我去接你回家好不好?”
“哪里有不舒服,你又在诅咒我,我就是昨晚没睡好。”
“我给你叫了外卖,应该快到了,准备好零钱。不要太逞强,撑不住就打电话给我。”
“好的,我知道。”
“下午我去接你下班,你记得吃药。”
……
凌澈总是这么贴心的为我打理好一切。我还没放下手机,“你男朋友?”是那个我用尽全部力气都没有办法忘记的声音。“……”不知道怎么回答,是不是好像都跟他无关。这时外卖到了。凌澈总是准确地猜中不同状态下的我会想要吃什么。虽然真的一点胃口都没有,我还是认认真真地吃了一些。

我不愿意早已遍体鳞伤地自己再去面对那些过往。每一次想到你赤裸裸地说“我已经结过婚了”就恶心到全身无力,我没有逼过你,你干嘛要跟我说“我一辈子都会喜欢你”。要不然我也不会夜夜枕着眼泪入眠。在你孩子出生的那一天,我终于决定重新开始,删了所有和你有关的东西。我不愿意听到一点点消息,有关于你。
凌澈一直后悔那个忙碌的夏天让我帮他跑了一趟派出所,明媚的青春从此多了一道暗伤,也生怕我有一点点的差池。我眉头紧锁,他也笑颜不多。为了凌澈,为了一直视我如己出的林伯伯,为了那些爱着我的人,我不再让自己沦落。
可是,命运又捉弄了我一次,兜兜转转,我还是遇见你。

可是,我已经不是当年幼稚的我。三年的时间,忘记一段感情,一个人远远不够。可是三年足以让一个人长大,让一个人学会将所有心事埋藏。是的,三年,我已经不会认为我还一如既往地爱着你。
子谦会在下午冲进办公室,是我始料不及的。他进来摸摸我的头,然后拉着我走进总经理办公室,“爸,我带雪儿回家,她在发烧。”我不知道自己怎么样走出了办公间,我始终昏昏沉沉,后知后觉。
错不是错了,过而是过了。我甚至都说不上喜欢你什么,但是我清楚地知道,我只喜欢你。我更加明白地知道,这是一段我怎么坚持也不会有结果的爱情,我不是飞蛾,不会去扑向你这团火。对的时间遇见错的人,不过如此。

亲爱的子谦,我的竹马,我会用剩下的光阴认认真真做你的青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