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杂文 > 经典杂文 > 文章内容


导读: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心里淡淡的忧伤开始泛滥,渐渐喜欢上那浅浅的伤感,那带着一丝丝忧伤的诗句,仿佛句句刺痛了心底最软弱的地方,不是因为过的不如意才会忧虑,只是一种喜欢,就像有人说过“原来和文字沾上边的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心里淡淡的忧伤开始泛滥,渐渐喜欢上那浅浅的伤感,那带着一丝丝忧伤的诗句,仿佛句句刺痛了心底最软弱的地方,不是因为过的不如意才会忧虑,只是一种喜欢,就像有人说过“原来和文字沾上边的孩子从来都是不快乐的,他们的快乐象贪玩的小孩,游荡到天光,游荡到天光却还不肯回来”。也许女人骨子里原本就有这样落寞的多愁善感吧!
有时看着窗外一成不变的阳光照进阳台,有种莫名的失落,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涌上心头,也许忘记了这一切究竟和谁有关,却深深地记得那种感觉,一种人生若只如初见的感慨,一种不经意间的再见却变成永不再见的无奈……
偶尔会想起儿时养过的小猫,当它懒懒的晒着太阳的时候,全身柔若无骨似地摊在窗台上;顽皮时会追着自己的尾巴玩弄很久;好奇时也会跳跃着追捕蜻蜓、蝴蝶;惊恐时会竖起全身的毛;撒娇地在腿边蹭来蹭去;还会呼呼噜噜的给自己解闷……这让我一点点发觉原来女人心里就有这样的猫性,有灵性还敏感多疑,柔弱且坚强着,永远都有长不大的好奇心,既需要呵护疼爱,却又有很强的自我保护意识。
脑海里闪过好友的影子,她的纤纤玉指间有一支女士香烟,那缭绕的烟雾掩饰着她的心痛和疲惫,原来年轻的我们都那么固执的念着一个人,可是那人却狠心的将我们遗忘,终究在泪水中学会坚强的遗忘,或者说是一种深埋吧,埋在心底最深处,不愿意再触及的角落里。
进入社会久了,纷纷扰扰让好友没有时间再像从前那样相聚,那时的我们背靠着背坐在月光下,不说一句话也是一种甜蜜,那时我们会在酒后打电话给彼此,只是一句我想你了,却模糊了眼睛,一句好好照顾自己,又忍不住泪如雨下,其实不论是酒后吐真言也好,还是借酒后给自己一个懦弱的借口也罢,都抵不过一句轻轻的关怀。
 半夜胡言乱语的编辑,其实写给你们的也不过就是一句想念而已,多年未见,可是彼此都不曾远去,借用一句话就是:“只要你好”!

写于2011年6月17日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