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杂文 > 经典杂文 > 文章内容


导读:六、是“学说”的意思。如:子曰:“参乎!吾道一以贯之。”孔子说,曾参呀,我的学说由一个基本思想贯穿着的。曾子曰:“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曾参说,夫子的学说是由忠和恕贯穿着呢。子曰:“道不行,乘桴浮于

六、是“学说”的意思。如:
子曰:“参乎!吾道一以贯之。”孔子说,曾参呀,我的学说由一个基本思想贯穿着的。曾子曰:“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曾参说,夫子的学说是由忠和恕贯穿着呢。
子曰:“道不行,乘桴浮于海。从我者,其由与?”子论闻之喜。子曰:“由也好勇过我,无所取材。”孔子说,要是我的学说不能推行,就乘坐木筏漂流到海外。那时候跟随我的,恐怕只有子路吧。子路听了很高兴。孔子却说,仲由呀,你好勇的作风大大超过我,没有什么可取的呀。
冉求曰:“非不说子之道,力不足也”。冉求为自己的懒惰找借口,对孔子说,老师啊,不是我不喜欢您的学说,而是自己的能力不够啊。于是孔子说:“力不足者,中道而废。今女画”。力量不足可以半路停止,而你是自己画地为牢,是自己为自己划定界限,不肯前进。
子曰:“谁能出不由户?何莫由斯道也?”孔子说,谁能走出房间而不经过门呢?可为什么没有人信仰我的学说呢?这句话说出了孔子的几分无奈和苦闷。
公孙朝问子贡孔子的学问是从什么地方学来的。子贡曰:“文武之道未坠于地,在人。贤者识其大者,不贤者识其小者。莫不由文武之道焉。夫子焉不学,而亦何常师之有?”子贡说,周文王、周武王的学说并没有在大地上消失,仍然存留在人间。只不过贤能的人掌握了它大的方面,不贤的人掌握了它小的方面。没有什么地方不存留着文王、武王的学说。我们的老师从哪儿不能学习,又哪里需要固定的老师传授呢?
子曰:“道之将行也与,命也;道之将废也与,命也。公伯寮其如命何!”孔子说,我的学说能得到推行与否,取决于天命,或者被搁置起来不用,也取决于天命。公伯寮又能把天命怎么样呢!
六、引申为“理想”之意。如:
子曰:“笃信好学,守死善道。危邦不入,乱邦不居。”孔子说,信念坚定,学习勤奋,用生命坚守美好的理想。
子曰:“道不同,不相为谋。”孔子说,理想抱负不同,不必在一起商议。
子夏曰:“百工居肆以成其事,君子学以致其道。”子夏说,百业工匠是在作坊里完成自己的工作,君子通过学习来实现自己的理想抱负。
七,引申为“原则”之意。如:
“所谓大臣者,以道事君,不可则止。”所谓大臣这样的人,应该按原则奉事君主,办不到,就辞职。
八,引申为“道德、修养”之意。如:季康子问政于孔子曰:“如杀无道,以就有道,何如?”季康子问孔子如何处理政务,说:如果杀掉无道德的人,亲近有道德的人,怎么样?
子曰:“君子道者三,我无能焉:仁者不忧,智者不惑,勇者不惧。”子贡曰:“夫子自道也”。孔子说,君子的道德修养体现在三个方面:仁德人无忧无虑,聪明的人不致疑惑,勇敢的人无所畏惧,我都为能做到。子贡说,这是老师在说自己呢。
九,引申为“技艺”之意。如:
子夏曰:“虽小道,必有可观者焉;致远恐泥,是以君子不为也”。子夏说,即使一些小技艺,也一定有可取之处,但用来追求远大的目标,恐怕就行不通了,因此,君子不会去从事。
十,是学术的意思。如:
“君子之道,孰先传焉?孰后倦焉?譬诸草木,区以别矣。君子之道,焉可诬也?有始有卒者,其惟圣人乎?”君子的学术,哪一些先传授,哪一些后教诲,这就好比花草树木一样,是要分门别类的。君子的学术,怎么可以歪曲呢?能够从末节到根本融合贯通讲授的,大概只有圣人吧!
十一,是表示一个国家的“统治状态”,是政治清明,还是政治昏暗。即在《论语》里多次出现的,“邦有道,如何如何;邦无道,如何如何”。提示人们要在不同的形势下采取不同的为人处世态度。如:
子谓南容,“邦有道,不废;邦无道,免于刑戮。”以其兄之子妻之。
“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邦有道,贫且贱焉,耻也;邦无道,富且贵焉,耻也。”
宪问耻。子曰:“邦有道,谷;邦无道,谷,耻也。”
子曰:“邦有道,危言危行;邦无道,危行言孙。”
子曰:“宁武子,邦有道,则知;邦无道,则愚。其知可及也,其愚不可及也。”
子曰:“直哉史鱼!邦有道,如矢;邦无道;如矢。君子哉蘧伯玉!邦有道,则仕;邦无道,则可卷而怀之”。
孔子曰:“天下有道,则礼乐征伐自天子出;天下无道,则礼乐征伐自诸侯出。等等。
以上句子中的所谓“邦有道”,就是国家政治清明,所谓“邦无道”,就是国家政治昏暗。有道、无道,一字之差,天壤之别。
另外,“道”的基本意思是“说”的意思,如子贡曰:“夫子自道也”。子贡说,这是老师自己在说自己呢。这个意思人人皆知,故不做讨论。
总之,“道”字在论语里多次出现,并且表现出十分丰富的含义,因此有必要整理归纳一下,对于阅读和理解《论语》,或可有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