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杂文 > 经典杂文 > 文章内容


导读:想静心,时间总是不确定。很深的思绪总是出现某种虚幻。在这片刻,希望有阵微风吹过,将一切瓦解。不再迷恋黑白灰的深邃,触摸不曾尝试的色彩。空间很宁静,心有点乱,表达不清,有点不合群。念头总是转变太快,符合

想静心,时间总是不确定。很深的思绪总是出现某种虚幻。在这片刻,希望有阵微风吹过,将一切瓦解。不再迷恋黑白灰的深邃,触摸不曾尝试的色彩。空间很宁静,心有点乱,表达不清,有点不合群。念头总是转变太快,符合变数,无从捕捉,如此敏感。
还没有穿透另一个孤独,却已很深的迷恋那个影像,一切发生于偶然,自己拥抱赋予给它的意义,命运给予的一剂止疼药。因它终于空白,因它看到一些联结的东西。不想它凸现,时光摧毁可以接受,却不愿因现实而面目全非。有一点逃避,没有深入生活,心不能涉入。
得到理解,终于可以没有愧疚的顺其自然。偶尔的恐惧好过两个人的寂寞。没有压抑,没有拒绝改变,也不想用一种微妙的方式窒息。没有遇到定力,仍在飘摇。幸福的孤独,不伤身与心。自己是自己的看客。快乐来了,悲伤走了。快乐走了,悲伤来了。有时快乐与悲伤并行。不想它们消失,沉淀成一种经历,成为一种扑面而来的气息。
对存在很满意,被觉知唤醒。不想丢失的天真,靠近希望的样子。想象力滋养着执着。总是凝视很久很久,至于尽头的影像。只是早与晚,有与无的问题。无心洞察是否真实的存在,结果或许会失去继续的力量。
越过惯性中的障碍,就这样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