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杂文 > 经典杂文 > 文章内容


导读:有次到朋友家做客,朋友正自豪介绍到女儿钢琴考过了多少级,其女儿就在旁兴致勃勃弹起了钢琴,一曲弹罢,我随口说了句:“这是土耳其进行曲吧”,换了一曲问我,我又回答:“少女的祈祷”,结果一场下来七八只曲名我

有次到朋友家做客,朋友正自豪介绍到女儿钢琴考过了多少级,其女儿就在旁兴致勃勃弹起了钢琴,一曲弹罢,我随口说了句:“这是土耳其进行曲吧”,换了一曲问我,我又回答:“少女的祈祷”,结果一场下来七八只曲名我都答了上来,结果回去路上家人都用一种很怪异的表情看了我一眼,搞得我像个暴发户似的,自己很有点哭笑不得,考级就那么几只曲子,人家都能弹出来,我都有十几年的爱乐历史了,自己就算是头猪吧那最常见的那些钢琴小品也该耳熟能祥了。有时候看到不平的事时,我就恨恨说:“把我气不过了我就写它一篇”,结果就把我们家菠菜花给逗乐了:“瞧你那手字,你还会写文章阿?”我也给逗笑了:“怎么不会啊?你不知道每次你让我忍无可忍时都会一怒写出一篇名篇来,如果你这么一路给我灵感下去,我想不成为大家都难”。结果俺家菠菜花像听到了天下最好笑的事,笑得直不起腰来不说,还连续几天一想起来就笑。有一次菠菜花过生日,我赶到饭店时才发觉自己把生日这事给忘了,看着我两手空空的菠菜花正把瓜子脸往茄子脸转化时,灵机一动,我说精心给你准备了一个特别的礼物,然后叫人拿过纸笔,当场就刷刷写了一首诗:

做一个无赖,对你如影随形
做一个无赖,对你亦步亦跟
做一个无赖,对你疾步后尘
做一个无赖,对你若衣贴身

只想,赖上你的眼梢,躲进你的眼帘
挑出目光的柔情。
只想,赖上你的红唇,不顾浑身齿痕
堵住你的热吻。
只想,赖上你的手臂,腻着软玉肌温
做一生挥不去的苍蝇。
只想,赖上你的香怀,陷入粉红陷阱
醉死在春色撩人。
结果菠菜花看后脸一红,忙不迭把它收到了包里,还叮嘱说:“等下朋友们来了千万别提这诗的事,你写得什么乱七八糟的啊,拿出去嫌丢人。”气的我以后再也没有为菠菜花写过诗。
人,是用来隔段距离来仰望的,老婆是隔壁的好,人才是挖来的香、员工是对手公司里的强。所以说不管是家庭还是单位,时间久了都会产生审美疲劳。现实有如婚姻,时间久了需要点新鲜的创意,哪怕是再深沉的人,也架不住整日里的四目相对,如果新鲜的药劲一过,光环便消失。记得自己年轻的时候去过一家老牌的上市公司,我们这批新人一进去待遇就是那些干了十几年老员工的三四倍,其实那时候自己还是狗屁不通的,公司把一些项目毫不犹豫地交给了我们这些没有一点工作经验和经历的人,就是源于隔段距离的仰望,即使当初有着太多比我们更加胜任的老员工,可是由于整天四目对望没有新鲜感和神秘感的缘故,都是因为太过熟悉了而被看贬。这就可以概括了所有企事业用人的心理,有很多老奸巨滑的人,为使自己保鲜,每隔一两年就会自己导演其他公司高薪挖角和作势欲走,不仅会使公司大惊之下大幅增加个人待遇,还会使本来已经审美疲劳的好感度再次因为重启而生动。
现在最让人沉迷最让人迷惑不解其原因的两样事就是:QQ与网游,我搞不清网游中那种单调且重复的打怪、练级、捡装备这么日复一日的重复有什么乐趣?也不明白QQ上那些低级的调情文字却可以使全国女人着迷的道理。真正有情趣、真正会说话、会调情,甚至会勾引女人的男人都不会整天泡在QQ上,因为他用不着也没这么时间和耐心,反倒是生活中放不开、平日里话都说不清、整日里活得窝窝囊囊的男人在QQ中就焕发了青春,一阵蜜糖、宝贝的灌米汤,那些穷极无聊的女人就被逗得花枝乱颤。其实QQ的语言设计摆明了就是迎合女性的思维逻辑,那些自以为是碟碟得意的男人,殊不知女人们不是在欣赏他的艺术性,而是喜欢看着男人为自己出尽心思的可笑可爱而已。所以QQ上看着是男人挑逗女人,其本质是女人在消遣男人。QQ全部的魅力就在于隔段距离来仰望,就在于呼之即来挥之即去。有些脑袋被驴踢过的女人从QQ的只言片语中得到结论:QQ里的男人比自己的老公有趣,那么回想一下你自己老公追你时或者恋爱时的闪光时刻来对比,而不是拿所有平淡乏味的左手摸右手的时刻来衬托。其实任何一个男人在遇到一个新鲜而吸引的女性都会是生动的,那一种的亢奋可以把身上所有风趣的细胞去点燃,达到目的后就会陷入了长期修复幽默细胞的重建工程中,直到再遇到另一个激发自己的女人。
正如我最欣赏的尼采这段精妙绝伦的这段话所说:“这座山使整个地区从各个角度看起来都很迷人,而且很有意味,因此我们对自己如此诉说了几百遍后,便不经三思地对它表示激赏之意,因此我们毫不憬悟地攀登它。突然间,围绕我们的山仿佛就从我们的梦幻中失去了魔力。许多的伟大,就像是许多的善与美,只希望隔着些距离让人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