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杂文 > 经典杂文 > 文章内容


导读:在中国社会,乞讨这一行业百花争艳,有拉二胡乞讨的,有放佛乐乞讨的,有写介绍乞讨的,还有装瘫磕头乞讨的,但我见过一种特殊的乞讨,那就是穿着名牌乞讨。国庆回家的时候,我去汉口见一个同学,在经过黄浦大道的天

在中国社会,乞讨这一行业百花争艳,有拉二胡乞讨的,有放佛乐乞讨的,有写介绍乞讨的,还有装瘫磕头乞讨的,但我见过一种特殊的乞讨,那就是穿着名牌乞讨。
国庆回家的时候,我去汉口见一个同学,在经过黄浦大道的天桥时,看见一个背着旅行包的小姑娘蹲在护栏边,地上方正地写着几个字:
“各位好心的过路人,我是XXX大学的学生,我家在很远的地方,放假了没钱回家,初来乍到不能结识人,希望各位好心人帮忙,上天会保佑你们的。”小姑娘只是用一种可怜的眼光乞望着人群,似乎在想:“谁有钱就快点丢下来啊,我还等着凑钱去买名牌呢。”我望了望小姑娘身上的旅行包,是香奈儿的,看了看脚上的运动鞋,是李宁的,再瞄了一下手上的镯子,跟深圳的那个SPE有点像。因为这些,我鄙视了小姑娘最后一眼就走了,这最后一眼还是因为她有几分姿色,是个做特服的好料。
我走了之后便开始回想,进而联想。小姑娘穿着名牌乞讨,可以说是间接地做广告,因为她使用了乞丐身份,这广告费就不能给,同时,她也没有跟商家签什么合同,自发地以别的目的进行展示,这在一个正常人眼里只是一种无聊和可笑,有思想的人会情不自禁地发出一声叹息。再从名牌往乞丐想,觉得那些名牌公司又亏了,因为人们对乞丐的心理作用,就像当初因为那些地痞流氓留着长发染着黄毛,而导致人们见了长发黄毛就想到打架斗殴,而不敢学样或让身边的人学样。当然,从理性的角度讲,谁都有穿名牌用名牌的权利和自由,但社会的主流价值观会强迫你放弃某些权利和自由。
这时,我联想到了人们对乞丐的定义,在大众的心目中,乞丐就是脏兮兮的,可怜兮兮的,没有能力的社会寄生虫。而在我看来,乞丐只是某些人的特殊时期的一种角色,因为没有人一生下来就是乞丐,虽然犀利哥流浪了十年,乞丐成了他的人生定位,但当初打工的他还是个纯朴的良民。在美国社会中,有大学生做乞丐的,有大老板做乞丐的,难道说他们没有素质吗?美国经历了经济危机的一次又一次打击,失业已经是家常便饭了,一般的人都会失业,而为了生存,失业之后又不能马上就业,乞讨就是理所当然的了。当然,后来人们变聪明了,知道在就业的时候攥钱来解决失业后的窘迫。
在某些有素质的或有行业目的的人来看,乞讨有时候为他们了解社会的某些角落,观察社会中某些人群的姿态提供了条件和环境。如果有爱美癖的,当街欣赏帅哥靓女也不失为一种享受,如果去舞台下看模特儿亮时装,还要收很高的入场费呢。比如,一个人力资源管理行业的同志不小心做了乞丐,他便可以利用乞丐资源了。人来人往中,店内店外,都是人性放光的地方,有行业基础的他便可以增加更多阅历。先前,我在一份报纸上看到,上海有一个乞丐为他的乞讨作了长远的计划,他想,一天能讨五十的话,一个月就有一千块钱的积蓄,讨几个月后就去找朋友投资,干得好就是运气了;如果一天能讨八十的话,一个月就有二千块钱的积蓄,讨几个月之后就去创业,干什么都行;如果老天心情好,让我一天讨一百的话,我就去搞房地产,反正目前国内的房市还景气。作为一个乞丐能这样去想,我觉得应该鼓励。
最后,我想说,我们没有必要抱怨当前所做的任何一件不喜欢的事,哪怕不小心做了乞丐,也要把未来的日子规划得精彩而周密,做乞丐也要做个文明乞丐,也要坚持自己的风格。